有口皆碑的小說 斬神滅仙傳 txt-265.搜查餘孽(2)展示

斬神滅仙傳
小說推薦斬神滅仙傳斩神灭仙传
“何时加入宗派,师从何人,研习了哪些功法、术法,立下哪些功劳等等,越详细越能证明你们自己的身份!”明君临吩咐。
冒名顶替、胡编乱造,这样的事,明君临可没少干!
“将他们分开隔离,审查登记,防止他们串联伪造。”明君临补充道。
修为被封印,但魂魄神识仍然可以互相交流,二十亿灵石的诱惑,绝对会有修士冒巨大的风险,为金刚宗余孽打掩护!
一个又一个修士,被飞仙门弟子押离广场,单独审问,记录备查。
“宗派高层提供信息之前,不能让他们双方见面,确认无误后,才能让他们去空中峰休息。”明君临不断地考虑完善审查细节。
“庄、城、宫、派,都要搜查,防止余孽潜伏在其中,要防止宗派庇护隐瞒!”明君临再补充。
金刚宗最强大的时候,要结交金刚宗弟子的修士可不少;修炼几百年,谁在山水没有几个患难之交?串通伪造一个身份,是十分简单的!
风边长道:“如果不在其中,只能重新搜一次山!”
明君临的脸阴沉下来,时间拖得越久,就越难寻找!
“金刚宗的余孽,在地下挖掘灵石,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,总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模样,叫什么名字吧?汇报之人,是不是太粗心了点?”明君临要从另一个方向寻找突破口!
知道姓名和外貌,排查起来就要快捷得多,搜寻起来也方便得多!
修为被封印,不能改变相貌,只要察看外貌和查看戴面具之人,就可以了!
风边长飘出武真殿,飞出苍穹山,向地下的灵矿急飞,搜集相关信息!
身法之快,以风边长为最,叫弟子去办事,还不如亲自去一趟。
之所以如此重视,一是因为,《金刚经》是天阶功法中最强大的功法,功法、术法已经融合为一体;二是因为金刚宗与飞仙门势不两立,二十亿灵石,可以培养出五个成皇境修士或者五十多个入尊境修士。几百年后,一个强大的金刚宗,再次出现在山水时,又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!
半天后,风边长返回武真殿。
“此人叫明岸,结丹境初期的修为,五百岁,挖掘灵石已达四十年,天赋不怎么样,但对金刚宗的忠诚度倒是挺高的!”风边长说话的同时,扔给付然一块玉简!
玉简中,烙印着明岸的相貌及相关信息!
一个个被提到广场上,检查是否戴着面具,与明岸的面像对比!半柱香之后,所有被束缚的修士,都被检查盘问完毕,却没有发现金刚宗结丹境弟子明岸!
“诸位到空中峰歇息,配合飞仙门抓捕金刚宗余孽!”付然对被约束行动的两百名修士道。
飞仙门一百化魄境弟子、五百结丹境弟子,再次集结于广场上。
“不单要搜寻大山,还要盘查大小宗派,结丹境中期以下的修士,都要重点关注;半个月之前收录的弟子,或者到访的修士,都押送到向天峰!大家将明岸的相貌牢记于心,出发吧!”付然再次安排搜寻明岸!
六百人看完明岸的相貌,然后向北飞行,到达战北城,然后一字排开,向南搜查……
明君临走出武真殿,站在广场上,思索明岸最可能会藏身何处!
灵矿入口之处,位于苍穹山与泰祥山的正中央,明岸掠夺灵石之后,不可能往飞仙门的方向潜逃!泰祥山位于灵矿的东方,既是禁地,也是搜查的重点区域。携带二十亿颗灵石逃出天山大陆,几乎不可能,因为储物袋都有两万个,太显眼!明岸挖掘洞穴或者寻找洞穴藏匿灵石的时候,就给了飞仙门封锁天山大陆的时间。
天山大陆没有大宗大派,只有十个黑铁级别的大宫,是明岸最佳的藏身之地;宗派太小,结丹境修士就非常少,就特别显眼,如鹤立鸡群!
明岸从劫掠灵石,到潜伏藏身,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付诸行动的,而不是一时冲动!
明君临道:“灵矿,要派遣一个化魄境修士驻守!”
不管是现在防备明岸返回矿脉作恶,还是防备其他修士混水摸鱼,都要守护好修炼资源!
飞仙门反复搜查天山大陆,明岸没有苟延残喘的机会,就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。
“夏开守护矿脉十年时间。”付然道。
化魄境修士,不是外出游历,就是正在搜寻明岸;明君临虽然是化魄境的修为,但早就有了入尊境的实力。现在的向天峰,只有核心弟子夏开,是化魄境的修为;如此重任,只有安排核心弟子去做,才能让人放心!
明君临点头,然后压制修为至结丹境初期,再变化容颜,与夏开一起飞往灵矿区域!
矿脉入口在一座大山脚下,洞口一丈见方,倾斜而下,深不见底。
明君临看着洞口,久久不语。
小洞穴,明君临游历之时,经常挖掘,大洞穴,明君临在上天峰的半山腰上,就挖了一个;修炼室深入山腹之中,魄力不强,根本就发现不了!
明君临道:“你守在山洞口,我下去看看。”
洞穴每倾斜一百丈,就突然转向下斜,反反复复近百次,才到达矿脉中心处!
有修士在挖掘灵石,有修士在切割灵石,也有修士在疗伤,也有几具尸体平躺在地上!
明君临问:“谁来灵矿的时间最久?”
大宗和大派派遣结丹境弟子挖掘灵石,大宫和大城派遣建基境弟子挖掘灵石,在地下工作,最长不过百年。
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中的活儿,然后看着一个正在疗伤的结丹境修士。
“明岸来此达四十年,平时出洞口不?在哪里休息?”明君临问。
重生之影后养成计划
“我们进入地下,就几乎不出洞穴,在这里工作,也在这里休息。开始三十多年的时候,明岸也和我们一样作息,只是这几年时间里,他利用休息的时间,借故出去了几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