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《大乾憨婿》-第一百八十六章 養殖場落成!推薦

大乾憨婿
小說推薦大乾憨婿大干憨婿
“憨子,爹问你,你喜不喜欢太子?”
“爹,我是男人,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太子呢?”
秦相如气不打一处来,在秦墨的脑袋上敲了敲,“爹是问你,喜不喜欢跟太子一块玩儿!”
“不喜欢!”秦墨直言不讳的道:“太子喜欢跟公孙绿帽,肚子疼,猴崽子他们一起玩,还经常针对我!”
六迹之梦魇宫
“那四皇子呢?”秦相如又问道。
“那个小胖墩也不行,贼眉鼠眼的,看起来贱兮兮的,我也不太喜欢跟他玩儿!”秦墨说道。
秦相如顿时皱起眉头,“你就乐意跟越王玩儿?”
“是啊,我跟李越从小玩到大,虽然他有时候挺怂的,但是对我还是很仗义的!”秦墨说道:“反正我把他当兄弟!”
秦相如默默点头,微微苦笑,这事儿,还真是难办了。
“你记住了,昨天晚上皇宫里发生的事情,你一个字儿都不能说,明白了吗?”
“哎呀,知道了,你怎么这么啰嗦啊!”秦墨伸了个懒腰,“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,今天还有好多事儿呢,没工夫陪你。
爹,你要实在是闲的慌,就去给自己找点事情做,别天天管我!”
“你又要去那儿?”
“养殖场,我岳父大人又给了我一个任务,我忙着呢,先这么说,走了!”秦墨说了句,转头便走。
秦相如也没阻拦他,而是陷入了沉思。
秦墨催马来到了郊外,这里有上万人正在这里忙碌。
好在这两天并没有下雪,但是天气依旧寒冷。
“少爷!”胡三金匆匆过来。
“三金叔,六根叔呢?”
“去乡下收猪仔,鸡苗了!”杨六根不在,事情都归胡三金管。
秦墨点点头,“走,去看看!”
秦墨原定三天让他们整改好,现在是第四天,养殖场已经初见规模了。
这是一个长八百米,宽六百米的巨大养殖场。
准确的说,这是一期工程。
第二期工程会把后山全部包进去,不过那要等到来年开春,把走地鸡全部都赶上山。
鸭鹅就全部放水里,不过,大乾的鸡鸭鹅,需要改良,才能够短时间出栏。
只有这样,才能源源不断的提供新鲜的肉食。
还有猪,也必须通过杂交培育。
“火道这边是怎么解决的?”秦墨好奇的问道。
“我们先在秦庄用模具弄一个方形的火道,然后用四轮车运送过来组装,确保每一个栅栏都能够被火道包围,这样一来的话,鸡鸭鹅就不会被冻死了!”胡三金说道。
秦墨点点头,“这个办法不错 ,但是要小心走烟!”
“少爷放心,绝对不会走烟的!”胡三金笑着说道。
烟道有三个,一个埋在地里,一个在墙体里,还有一个在头顶,这样一来,就能精准控温!
不得不说,大乾人的智慧是无穷的,秦墨都没怎么管,他们就完美的解决了这件事!
“区域做了划分吗?”
“全部划分好了,少爷放心!”胡三金道:“全部严格按照少爷的图纸来执行!”
“不错!”秦墨十分满意,“那孵化室呢?”
孵化室才是重中之重,有了孵化室,一年四季都能源源不断的出产鸡鸭鹅!
“少爷,这边请!”胡三金带着秦墨来到了孵化室,孵化室一共有十间,每一间都有两百个平方大小。
孵化室内摆满了架子。
唯有这里的火道是独立的。
想要孵蛋,温度很重要,只要温度达标,一段时间就能出壳!
但是这个时代,可没有孵化灯,也没有温度计,所以这是最难的地方。
温度,可以用火道代替,温度一般要比人的体温高一两度。
而且湿度也很重要,火道有一个坏处是,会让室内很干燥,所以需要经常性的洒水,来提升室内的湿度。
秦墨连玻璃都没有搞出来,更别说温度计了。
只能多找些懂养殖的人来了。
“要多做一些磨具,我看一个孵化室,起码可以放下上万个蛋,检查也很重要!”
孵化之前有个过程很重要,那就是照蛋,可以直接把坏掉的蛋给筛选掉。
但是外面太冷了,鸡蛋拿出去,几秒钟就会冻的梆硬。
只能在屋内进行。
但是屋内不透光,晴天还好,要是下雪天,房间里暗的跟晚上似的。
只能在壁炉旁,借助火光来照蛋。
“哎,要是能搞出玻璃就好了,不过这大冷的天,想搞出玻璃,也不现实。“
彗星 台灣
秦墨只能压下这个念头。
认真想了想,秦墨提出了一些改造意见,然后就是屠宰区,饲料存放区,鸡鸭鹅粪便发酵区域!
这些可是宝贝,不仅仅可以用来种菜,还可以用来养鱼。
跨越时空我与你相遇
恰好这时,杨六根带着一大半人匆匆赶了回来,“快,多过来一些人搭把手!”
听到呼声,庄子里的人纷纷出去帮忙。
秦墨也走了出去,就看到杨六根浑身的鸡毛,“你们火道点着了没有,可千万别冻死这些母鸡母鸭母鹅,还有这些鸡崽子,可金贵着呢!”
超能吸取 小說
“你们抬着鸡蛋的,小心点,这些蛋贵着呢!”
“憨货,谁让你把盖子掀开的,你想冻熟这些蛋不成?”杨六根骂咧咧的,“都麻溜的,这里可不是几千两银子这么简单,这关乎到咱们少爷的大计划,谁要是敢拖后腿,老子削死他!”
“六根叔!”秦墨笑着上前。
“少爷,您出宫啦?”杨六根一喜。
秦墨伸出手去摘他身上的鸡毛,杨六根后退了一步,“少爷,离我远点,我一身的鸡屎味!”
“以后在这养殖场工作,谁都得一身屎味!”秦墨笑着问道:“收购还顺利吧?”
杨六根心中一暖,秦墨是真的把他们当成了叔伯,丝毫不嫌弃,他连忙说道:“还顺利,不过挺贵的,特别是母猪,母牛,别提多贵了!”
“不妨事,贵点没关系,以后就便宜了!”秦墨笑了笑,然后一起帮忙。
“少爷,太脏了,还是让我们来吧!”
秦墨摆摆手,“你们做得难道我就做不得?没有的事儿,大家都加把劲儿,今天给大家加钱!”